芍药花-原创李青友||南阳方言不土气,扣掐理解也是个技能活儿

文/李青友

南阳方言十分风趣,不扒拉扒拉,不叨对叨对,有些回忆都含糊了。

比方南阳把恶作剧叫“打渣子”,把诙谐逗乐叫“焦毛”,把行为莽撞叫“烧包儿”,把扭过身叫“迈脸儿”,把说话不靠谱的人叫“夜壶货”,把不正当工作叫“歪马邪道”,把游手好闲叫“芍药花-原创李青友||南阳方言不土气,扣掐理解也是个技能活儿干净”,把爱耍心眼的精明叫“猴跳”,把故作风情、做作之态叫“浪摆”,把敏捷跑掉叫“瓦开就跑”,把黑漆漆叫“黑儿麻眼儿”,把过了正午叫“中午错”等等。

其实许多南阳方言许多是有来路的,细想想还很文雅。

南阳有个方言叫“不识厌儿”,意思是太贪心,不满意。这儿“厌”是个文言词,跟“得寸进尺”的“厌”一个意思。先秦时期成书的《左传》中,就屡次呈现过“何厌之有”,指责人贪婪、不易满意。

南阳方言中还有个词叫“让”。比方:那个老刁婆难说话,一开口就让人。南阳方言中“让”就有责怪的意思,批判人叫“让人”,受批判叫“挨让”。“让”的这个意思在东汉成书的《说文解字》中就有:“让,相责让也”。可是,其时现在许多语境中被不明就里地换成了“嚷”,只作喧嚷叫喊讲了。

还有些南阳方言,听起来很土,实际上都是有来头的。

比方南阳人把性情顽固、顽固称为“别”,其实真实的字是“【忄敝】”。金代戏剧家董解元《西厢记诸官调》:“先生好性【忄敝】,世人都烦恼,偏你俩惩欢悦。” 南阳方言里称顽固、顽固的人叫【忄敝】子,说他们“【忄敝】角棱三”。

明代状元杨慎在他的《丹铅总录》中说:“早霞红丢丢,中午雨浏浏。晚霞红丢丢,早晨大日头。” 南阳方言中常说“红丢丢”,也说“红不丢丢”,都是一个意思。例如: 一树苹果红丢丢的,眼气人!

南阳一些方言原始崇拜的味儿很浓,很欠好代替。

南阳方言称太阳叫“老爷儿”,例如:今日老爷儿,热哩很!称太阳为“老爷儿”,这跟小朋友称太阳为“太阳公公”一个道理。“万物生长靠太阳”,“全国之物,莫正于日”,对太阳的崇拜是一种原始崇拜、天然崇拜,不知不觉融入言语中了。

南阳方言称天为“老天爷”,把天人格化了。这也是一种原始崇拜,以为天有无穷无尽的力气,乃至肯定说“老天爷”便是玉皇大帝。

读古典名著,也会发现一些和南阳方言对应词语。

《红楼梦》第2回中:“一面说,一面让雨村同席坐了,另整上酒肴来。”这儿面的“整”,便是预备、购置的意思。这个“整”在南阳方言中调配才能十分强悍,简直是全能词汇,例如:整事、整人、整不成、胡整、整辆轿车、整件衣芍药花-原创李青友||南阳方言不土气,扣掐理解也是个技能活儿服等等。《红楼梦》第66回中:“尤三姐笑道:主子宽了,你们又这样;严了,又诉苦,可知你们难缠。”南阳方言中还有“难缠”一词,便是欠好说话,难以交流,乃至有点不讲理的意味。

更风趣的是《西游记》中对应出来的一些南阳方言。吴承恩在新野当过县令,后来写《西游记》融入了许多南阳特别是新野的方言。比方说新野方言中“爱小”,是贪占小便宜的意思。《西游记》第50回中就有“出家人不要这等爱小”,“不期我这两个学徒爱小”的语句。南阳方言中说“买嘴吃”,便是买零食吃的意思。《西游记》第76回中有“我舍不得买了嘴吃”的语句。方言中说“刺闹”,便是心里憋屈、不甘愿又不讲出来。《西游记》第52回中有“刺闹我也”的语句。《西游记》还称鸟为“虫翳(yi)”,南阳方言至今仍是这样叫。

南阳还有一些方言十分形象,好读欠好写。比方“嫑”。这个字在南阳有两种读音,宛东一带有读bao,意思是不要,这有点音韵学中反切的滋味;还有读bai,有人以为是“白”,意思仍是不要,比方:嫑来这套、嫑给我、嫑慌!还有这个字,读“mang”,意思是门外的空位,或许门前区域。

南阳还有一些方言字不古怪,读音野香牛根却十分固执。

比方说,披、泌、笔等,这在南阳方言中别离读作pei、bei、bei,比方披件(pei)衣服、往泌(bei)阳县城去、拿支铅笔(bei),韵母都换了。在南阳,犁地的“牛”读作ou,刘庄的“刘”会被读作liao。

图片来自芍药花-原创李青友||南阳方言不土气,扣掐理解也是个技能活儿皇粮国税博物馆

南阳方言还把一些词语通俗化,比方“抓弹”。“抓弹”的正式词语是“抓阄”。抓阄是指为了公正起见,在决议谁该得到什么或做什么事等难以分化之事时,每人从预先做好记号的纸卷或纸团中摸取一个,以决议志愿。

南阳方言中的房舍称谓也是有说道的。南阳乡村的正堂大厅称“堂屋”,厕所称“夹道”“茅缸”;南阳把芍药花-原创李青友||南阳方言不土气,扣掐理解也是个技能活儿田地里建立的简易房舍叫作“庵”,种菜的叫“菜庵”,种瓜的叫“瓜庵”,卖茶的叫“茶庵”,当然诸葛亮在卧龙岗建立的茅屋就叫“诸葛亮庵”了。

现在意义上的普通话是以北京方言为根底的,混入了蒙元、满清的语音。南阳方言作为当地言语保存了许多特征,也体现出许多文明内在,不行小觑。举隅鳞爪,其乐无穷。

作者简介:李青友,河南南阳人,我国国学书画院郑州分院副秘书长,河南省范蠡文明研究院副秘书长,南阳诸葛亮研究会理事、红楼梦研究会会员。著作散见于《中华文明画报》《我国文明与工业》《法令与日子》《白叟春秋》《十堰作家》《躬耕》《南阳日报》等。